您的位置: 合川信息网 > 娱乐

焚剑山河 第四百六十五章 巨魔兽性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0:17:36

焚剑山河 第四百六十五章 巨魔兽性

再次死死的攥紧自己的拳头,此时的潇剑秋就好像一头疯子,一拳接着一拳不断的打出。

不过仔细观察的话,也是能够发现,潇剑秋每每打出一拳的节奏,就像是挥舞着利剑一般,这种怪异的举动,若是让残魂看到的话,恐怕会大跌眼镜。

毕竟魔功的修炼方式,跟剑法上有着本质的区别,但是习惯了剑法的潇剑秋,一时半会竟然无法改掉这个习惯。

不过对于潇剑秋而言,这种以剑法的姿态来修炼魔功,却是有一种事半功倍的效果,没有丝毫的停滞。

只是两人刚刚过去,周围众人的眼神忽然一凝,皆是看向了这边,两人回顾了一下四周,心里有些疑惑,不过看了一会之后,李疯子咒骂了一声,接着二人可是动工,不再犹豫在那。

荒囚指的力量在涌动,潇剑秋口中发出一声冷哼,荒芜之气化作一道虹光,缠绕在潇剑秋的身体周围,而后万千道灰色的气流奔腾不息,构建成一座荒芜的牢笼。

原本围绕在潇剑秋肉身周围的冰幕,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声,紧接着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,最后轰然之间破碎,化作了一团雾气消散在密林之内。

因为潇剑秋跟对方的强势战斗,这里成为了一片干巴巴的土地,再也不是风水宝地,在这里安营扎寨,根本是无稽之谈,尤其是土地崩裂开来,空间灵气都变得暴躁起来。

雾气一点点的散开,待得视线清晰之后,也是看到潇剑秋几人站在一块,眼神冰冷。

而另外一边则是洪涛几人,其中一个手臂断裂,脸色苍白,不过眼神极为阴毒的盯着潇剑秋,他也没有料到,潇剑秋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,而且手臂之内涌动出的那力量,极为怪异。

“涛哥,别再耽搁了,当下凶兽尚未回来,要是再拖延一会,恐怕那东西就得不到了。”

就在对持的时候,一道轻细的音调在洪涛的耳畔响起,而潇剑秋自始至终神识都在释放着,那纤细的音调,也是被潇剑秋听在耳中,登时脸色一冷,却是带着冷冷的笑意。

“小子,玄院就你算个男人,不过你也必须为此事付出代价,等着瞧,过几天再收拾你。”

撇下一句威胁的话之后,当即洪涛一个转身,也不顾那么多了,身形暴掠而出,只是他这一离开,引得周围学员一阵唏嘘,没想到玄院内竟然有人,将洪涛压制成这番模样。

只是一会之后,潇剑秋也是来到了深渊的边缘地带,低头往下看去,浓郁的黑色乌云笼罩着,神识扫下,出了朦胧的印记波动之外,其余的波动尽数被云层隔绝,可谓是深不可测。

站在边缘地带,潇剑秋往下丢了一颗石子,他有种感觉,这个深渊绝对不是障眼法,而是真真实实存在的,如果自己贸然如此跳入其中的话,恐怕落下就得粉身碎骨了。

果然石头丢下去之后,等了好长时间才有回音传递而上,这恐怕有千丈深度,如此深渊,恐怕下面的温度也是相当之高,看来孕育而出的东西,也是十分的珍贵。

不过就在此时,忽然潇剑秋感受到身后传来嗜血的气息,猛然一个扭身,一声极为嘹亮的嘶鸣声响彻而起,紧接着一只巨大的,怪异的黑色大鹏鸟,挥舞着狂暴的羽翼而来。

飞禽类的凶兽原本速度就是强项,在加上无极山之内灵气的狂暴更加适合凶兽,黑色大鹏鸟的速度更加的狂暴,而且庞大的身躯,遮天蔽日,到达之后直接往深渊钻去。

看到这一幕,潇剑秋眼神一凝,而后将自身的气息完全的收敛起来,在大鹏鸟掠过的一瞬间,起身一跃便落在了其尾部犹如钢板一般的羽毛上,而后让大鹏鸟带着自己冲入深渊。

只是刚一落上,微微感受一番,潇剑秋登时震惊无比,原来这家伙是“黑魁雕”,在百兽当中排名也是极为靠前,不过这家伙的进攻并不是多么强悍,而速度却是相当凌厉。

虽说有了荒芜之气的滋养,潇剑秋的速度和肉身力量,甚至可以媲美渡过两层天劫的强者,但是在黑魁雕面前,潇剑秋的速度似乎只能是班门弄斧。

好在黑魁雕冲入深渊的时候速度有些下降,否则的话潇剑秋怎会落到它的背上。

当然感受了一番之后,潇剑秋也察觉到,这一只黑魁雕刚好三百年,其境界媲美人类皇境初期的强者,不过潇剑秋倒是疑惑,凶兽渡劫是不是跟人类一样,是为天劫?强度又如何?

想了一会之后,耳畔暴掠而过的风声极为轰鸣,错乱的光影让潇剑秋视线都有些模糊,足以看出黑魁雕的速度有多恐怖,而在一会之后,黑魁雕的速度也是减慢了一些。

可是在洞口似乎具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神识刚刚接触,洞口的石壁之上便出现一些红色的斑点,神识仿佛被融化了一般,根本无法深入。

只有意识的躯体,有无法动弹,潇剑秋只有一声怒喊:“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,这是哪?”

“不用担忧潇剑秋,这里只是符牌的一道空间罢了,我更是一道幻影

焚剑山河  第四百六十五章  巨魔兽性

,对你的肉身还有意识根本无法造成任何的伤害,我现在只是想告诉你,你想不想拥有无上的魔道力量!”

听闻此话后,潇剑秋忽然愣了一下,拥有无上的魔道力量?这个符牌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可是那一道黑影朦胧至极,饶是潇剑秋如何凝聚心神,都没有办法揣测他的真正面目。

“不用再费尽心思找寻我了,当下我只需要你点头答应便是,自然你可以选择不接受。不过你先前一战,你的神识可谓是受伤颇深,要想恢复,恐怕需要数年时间。”黑影沉声道。

默不作声,潇剑秋也在考虑着,先前那一战对潇剑秋而言,的确消耗相当惨重,尤其是神识力量更是如此,那黑影也说的没错,若是想要一点点恢复,恐怕最短都要半年时间。

在当下而言,时间就是潇剑秋的一切,实力的提升更是根本,他无法忍耐这么长时间,自己的进步只是一点点,仿佛蜗牛一般攀爬着,而他需要的,则是快速的提升实力,复活小雪!

自然先前发生的事情,都不是虚假的幻象,而是真真切切的经历,而后潇剑秋的脸色,一点点的阴沉起来,看来在这里恐怕待不了太久,就要起身去黑魔域了,真是艰难的征程啊。

此时王若琳急切的盯着潇剑秋,而后焦急问道:“感觉怎么样?哪里有什么不舒服吗?”

扭头看了一眼王若琳,迎上那焦灼万分的眼神,不由之间潇剑秋也颇感无奈,王若琳对自己越好,他越是感觉到亏欠,自然潇剑秋也明白王若琳的心意,只是他没有办法接受罢了。

沉沉吸了一口气之后,潇剑秋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没什么事,只是先前在那悬崖之下,遇到了一头实力恐怖的血蝠王凶兽,好在紧急关头,我逼出了精血,这才保全了性命。”

闻言此话之后,三人皆是大吃一惊,血蝠王这等凶兽处于悬崖之内,尤其是那等万丈深渊,那可是真正实力可怕的凶兽啊,潇剑秋能够在这等凶兽手中套脱掉,实属相当不易的举动。

“不过我看潇剑秋也相当厉害,先前的一道进攻,再加上势如破竹的气势也是凶悍。真是难以想象,一个末流的剑修,到底是如何修炼的,实力竟然如此厉害。”惊叹声也是响起。

在众人议论纷纷之内,而后潇剑秋缓缓走上前去,一字一顿道:“在无极宗之内,上不了台面争斗,便会受到惩罚。咱们这样动手也分不出个胜负来,有没有兴趣,离开无极宗!”

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愣在原地,潇剑秋说的没错,一旦到了玄院之内,争斗便是落下了帷幕,没有经过特殊的允许,生死之战不允许发生的,他这样说,就是为了让洪涛到外面去打。

至于这地方,自然是无极山之内一处密林之内,玄院之上所有院落的争斗,都是在那里完成的,虽然宗内长老知晓这个地方,但是也没有办法阻止,毕竟有人的地方,总会有恩怨。

至于潇剑秋跟潇倚天二人,为何没有选择在那里,则是因为两人心中清楚,他们真正的战场应该在初始的地方,那便是烈阳城,而潇剑秋当初在那丢失的尊严,也会一点点的找回来。

迎上潇剑秋极为凌厉的眼神,洪涛脸色微微有些变动,并未忙着迎战,不过在其身前,一根根恐怖如斯的冰锥不断成型,好似一片雪林一般,涌动的灵气,让人感觉到心底冷意十足。

“犹豫什么呢洪涛大哥,现在潇大哥尚未回来,要不然的话这小子哪能这么猖狂?不过涛哥,这小子虽说有些古怪,但是根本无法匹敌渡过一层天劫的你,答应他,来一场生死之战!”

自然潇寒的话也落在了潇剑秋的耳中,接着潇剑秋沉声一句,继续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喜欢在背后煽风点火,想必也有能力和实力这么做,既然这样,我很欢迎你到时候也来参加。”

此话一出,院落之内登时变得无比的喧闹,潇剑秋竟然一人挑战二人,分别是皇境初期,还有皇境初期渡过一层天劫的强者,这无疑不是生死之战,只是找死的人很明显就是他自己。

在此刻王若琳几人听闻潇剑秋这话,皆是脸色一变,赶紧上前一步,王若琳沉声说道:“千万不要冲动啊潇剑秋,一个洪涛就无比恐怖了,要是再加上潇寒的话,你根本就不能赢!”

微微考虑了一会之后,潇剑秋有些担忧道:“如果我选择突破的话,道宫必然会承受突破带来的恐怖压力,到时候我担心会牵连到你,还是暂时出来为好。”

这次突破的阻碍,完全聚集在道宫之内,而神秘符牌的一缕残魂躲避在其中,万一出什么问题的话,牵连到那残魂,到时候情况就无法控制,残魂一灭,对自己损失也是颇大。
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冶疗效果如何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是医保单位吗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是医保医院吗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